拔丝Laputa

我要甜甜的、多多的、更满足的爱~

【盾冬】一封家书

美队生贺盾冬联谊那抽到的梗是合体打怪_(:з」∠)_然而我一直卡灵感,加上总是加班……so还是多多包涵【土下座】!






亲爱的爸爸:

    见信好!

直到现在,我还是很激动。激动到我的手在事情结束十几个小时之后仍然时不时的生理性颤抖。我觉得应该把今天的所见所闻在电子通讯不通的情况下写封加急信马上传递给您,让您也知道这个好消息。

您知道的,上个礼拜我跟随教授和其他的NPO同行者们一起前往位于非洲东北部的,为一个开化程度还算不错的小镇上感染病毒的患者做治疗。我作为一行人中仅有的三位女性之一,我的同伴都十分照顾我。

今天早上,我走出帐篷,准备像往常一样出去走走时发现我们营地的西方有异常,那一侧的天和云是诡异的黄色,像是有沙尘在狂风的席卷下飞舞漫天一样。紧接着,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在四周响起。越来越多的同伴被不同寻常的声响吵醒来到帐篷外,和我同住一个帐篷的Sasan不安的握着我的手,所有人顾盼四野,希望不会是什么野兽群迁徙路过。然而,等真正看到异常情况的始作俑者时,我们却由衷的觉得,或许野兽迁徙还是好的选择——

那是一群长着老虎一样锐利的爪子,熊一样高大身材的怪兽!他们的眼睛是可怖的血红色,獠牙上还粘着荧光绿色的粘稠物,他们在成群结队的向着我们的营地冲撞过来!

惊叫哀嚎声响彻耳际,有人大着胆子朝着那边放了几枪却没有任何作用时,所有人都慌不择路丢下手里的东西四散逃跑。可人类怎么跑得过野兽呢?况且越是逃跑集越激发了怪兽的狩猎天性,我带着Sasan蜷缩在帐篷后看着那些先跑出去的人最先被锐利的爪子撕成了碎片。鲜红的血喷洒在草地上,扎眼的让人想作呕。

亲爱的爸爸,我想是祖母去世前留给我的这个项坠在冥冥之中保佑了我!

就在我护着摊在地上的Sasan绝望的握住项坠,闭上眼睛准备迎接死亡的时候,一道锐利的破空声突然在耳边响起,紧接着,有满是腥臭的液体喷溅上我的面颊!我惊恐的睁开眼睛,面前怪兽痛苦的哀嚎着倒下,它狰狞的上肢被劈成了两半!而怪兽的后面,站着全美人民都熟悉无比的人——

是失踪了三年的美国队长!

他没有穿那套代表性的制服,带的也并不是教科书上记载的那块盾牌……是了,那套衣服和那只盾牌都已经被该死的政府收回了。他的不远处分散着他的同伴,有带着护目镜的强壮黑人,手上萦绕着红光的女巫,像莱格拉丝一样使用弓箭的特工,还有……接了一条金属手臂的士兵!

我觉得自己瞬间被拉回到了好小的时候,我盯着那个有着金属手臂的士兵眼泪刷的一下就掉了下来!绿眼睛,棕头发,圆圆的脸……那是冬日战士!不,那不是冬日战士,那是让祖母惦记了一辈子的Bucky Barnes。

美国队长回头向他们比了个手势之后诧异的看了我一眼,把我和Sasan推进身后还算完好的帐篷里交代我躲好,然后转身跑向其他怪兽。

混乱中,我好像听到了他们的声音:

“Bucky,还好吗?”

“不错,新手臂很好用!”

“小心点,我不想你受伤。”

“我这个不成功的超级士兵在你心里就那么脆弱吗?”

“不是…只是…你才清醒几个礼拜而已!”

“天啊…注意点你自己吧,你才是让人不放心的那个!”

…… ……

我躲在黑暗中,一边用力的按着Sasan小腿上被划伤的口子一边透过布料的缝隙看着外面与怪兽们做搏斗的英雄们,就好像大脑放空一样迟钝了起来。

再后来,我已经记不得太多了。

教授说我因为情绪过度起伏而有点脱力,让之后赶来接收残局的NPO同事用直升机把我和还幸存的人一起带回安全的地方安顿,他留下带领剩下人敛尸,给那些无辜受难的人进行火葬。一方面是对他们的尊重,另一方面也是阻止病毒滋生,造成更大的损失。

亲爱的爸爸,我想是您能明白理解我哪是的心情是吗?毕竟,我们都是在祖母的故事下长大的孩子,他们对我们来说也绝不仅仅是教科书上写下的冰冷人物,而是故事中那对温暖的、绝不服输的、来自布鲁克林的帅小伙。

夜深了,Sasan已经第三次催我睡觉了,这封信写到这里也该停了。

附上我最真挚的思念,愿您在家乡安好。

 

                                                                       Rebecca Barnes Adams

                                            2019年10月14日 于非洲NPO临时庇护所内

 










 

小彩蛋:

“嘿,Steve,我看到你在战斗中总是在看那边的一个帐篷,帐篷里是什么?”

Bucky披着一头水淋淋的半长发从烟雾缭绕的浴室中走出,美丽的绿眼睛里满是笑意,或许还有那么一点小小的疑惑。

“哦……我只是觉得那边有个女孩长得很眼熟。”

Steve走过去,接过Bucky手中的毛巾替他擦头发。Steve的动作轻柔无比,就好像他手中那些头发是什么稀世珍宝一样。

“眼熟?对一个女孩?”Bucky挑起了眉头,饶有兴趣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思考般的歪了歪头:“像谁?Carter?Sarah?我的几个小妹妹还是曾经和我们一起约会的女孩子?Mary、Anna、Coco、Vicky……”说到最后,Bucky看着Steve的脸色因为自己提出的一长串名字越来越红忍不住笑弯了腰。

Steve无奈的摇了摇头,将手中的毛巾丢到一边,用双臂紧紧的夹住Bucky:“你总是这样,总是让我说不出话来。”

“你才是让人说不出话来的那个。”

“punk。”

“jerk。”

 


评论 ( 1 )
热度 ( 40 )

© 拔丝Lapu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