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丝Laputa

我要甜甜的、多多的、更满足的爱~

我躺在床上,神思昏沉。

床垫柔软的像是云朵,却又像是海浪之下无尽下沉的漩涡,撕扯着、纠缠着、让我无法动弹。入眼处一片雪白,到处都是模糊的光点,如梦幻般,只有肩胛处传来的刺痛提醒着我自己不是在梦里。

有人进来了,金色的光点像是火星一样灼伤了我的眼——是那个金发的男人。我嗅到花的味道,我不知道那种花的名字,他把它们放入了我枕边的柜子上。

他冲我微笑,算得上英俊的五官在我眼中蒙上柔光,像是旧电影里不够清晰的胶卷画面。

他张开嘴,说出了那个单词。

不,不是!别叫那个名字!我挣扎起来,猛的弹离床板,剧烈的疼痛让我回到了现实。

“Bucky!”有人慌乱中撞倒了椅子,把我按回了床上。

Steve Rogers,他的蓝眼睛在盯着我。

“……我不是Bucky!”我沉默着,然后开口。喉咙被掐紧,每说一个字都像是在撕扯疮口,声音沙哑的像是岩浆流淌后焦灼的沙砾。

我被固定在床上,四肢被束缚,在挣扎中牵扯到了伤口所以才会疼痛。

他依旧看着我,按着我血肉组成的右臂,依然叫着那个名字,声音颤抖。他的表情跟梦里的不一样,他看我像看着一个随时会咽气的病人,我几乎要产生一种随时会被他的眼泪砸到的错觉。

时间倒回,我只记得自己被唤醒,扛着枪执行任务,却在最后关头发现这是一个陷阱。目标人物没有出现,出现的是Steve Rogers和他的帮手。

他顽固的追着我,阻断我的路线……最后我只记得爆炸,巨大的轰鸣,被震碎的玻璃,以及被烧灼的痛楚。

“你们不会在我这里得到任何东西。”我停止了挣扎,鼻尖和额头沁满冷汗。

我看着他,视觉慢慢恢复,透过他的金发,看见了监视器模糊的红点。

评论
热度 ( 2 )

© 拔丝Laputa | Powered by LOFTER